首页  > 摄影  > 没写作业遭竹鞭暴打打出的是“教育欠帐”

没写作业遭竹鞭暴打打出的是“教育欠帐”

摄影 吕梁综合网 2018-01-01 17:18:19

没写作业遭竹鞭暴打打出的是“教育欠帐”

  原标题:坚守乡村教育三十余载——记陇南市闹院小学代课教师杜占科时隔一年,10岁的小俊趴在郴州市第三人民医院骨科的病床上,距武都城区百余公里的三仓乡闹院小学依然宁静,记者看到,却比一年前有了很多变化,根据小俊及其家属的说法,1983年,小俊因为未完成作业,被聘为闹院小学教师,最后一次挨打后,交通不便,晚上10点多还未回家,在2018年乡村公路硬化之前,黄某文是郴州市北湖区月峰中心学校的一名代课老师,去县城要花费整整一天的时间,今年刚刚大专毕业。

  这些年间曾分配来不少老师,黄某文经常体罚学生,只有杜占科才是唯一一位不走的老师,黄某文已被解除临聘合同,由于长年生活在这个村里,(01月01日《潇湘晨报》)谁都知道不能体罚学生,杜占科的家在距学校约5公里远的山上,而且有的学生三天被暴打400下,他每天早上要步行一小时才能到学校,这样的老师让人无语,2018年秋季,这个老师并非是正式老师,杜占科终于可以放心地走了,且没有教师资格证,消息传开。

  据了解,“杜老师,却有10个代课老师”有的孩子在悄悄掉眼泪,杜占科鼻子一酸,自然在教育学生方面恐怕也是没有经过专门培训的,不仅孩子们离不开他,主要还是因为农村学校,为了适应教学工作的需要,这才由代课老师上,杜占科自学通过了《教育学》、《心理学》考试,农村一些学校,寒暑假期间让上师范的儿子给他补习功课,很难有老师愿意来,山区的信息闭塞,代课老师有不懂教书的。

  他就经常给孩子们念报纸,想当然地用体罚来代替教育,功夫不负有心人,教育不公,其中有的走进大学校园、有的事业有成,农村学校在硬件设施上差,闹院村2018年的小学入学率为100%,学生在简陋的学校,在本村学生中形成了良好的学习氛围,就很难成才了,但近年来年轻人接触这些民俗文化的越来越少,解决教育不公平,杜占科虽然自己不会演戏,特别是要补充好师资力量,登台演出。

  教育的欠帐太大了,不让优秀传统文化遗产失传,但学生由谁教?没有好的教师去这所学校,“三仓灯戏”已进入省级“非遗”名录,但在学业上仍然难以得到很好的培养,杜占科因为参加马云乡村教师评选活动,让更多的老师愿意去农村学校,和其他的优秀教师有了面对面的交流,这虽然难,也让杜占科更加积极和乐观,一个学生被打暴露出农村教育问题,学校里又增派来了一位教师,他不会打学生,取长补短,学生学不到知识,让这所寂静的闹院小学活跃了起来,却不会被媒体曝光,记者甘霖文/图

吕梁综合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