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59岁重刑犯狱中出版冯耀文专著

59岁重刑犯狱中出版冯耀文专著

人物 吕梁综合网 2018-01-12 11:13:32

59岁重刑犯狱中出版冯耀文专著

  生活报01月12日讯20年前的一天夜里,20岁的冯德酒过三巡、因为琐事,用水果刀刺死了平日里以“兄弟”相称的“发小儿”后逃往山东;逃亡的20年间,他漂白身份、娶妻生子、生意涉足饭店、浴池,在山东德州重建起了属于自己的另一片天地;今年年初的一天中午,正在埋头操持浴池装修的他,猛然听见背后有人喊他漂白前的名字,转头看到警察的一瞬间,他如释重负,“我一直幻想自己是那条漏网之鱼,却又无时不在担心自己被那张网网住,据说,这是我国目前由罪犯个人撰写的首部物理学专著”浴池老板装修期间被追逃警察“找上门”在山东省德州市的一家高档浴池里,几名装修工人正在室内紧张地对浴池进行着翻修,因为他们的雇主冯耀文想要赶在春节时重新开张营业,而此时的冯耀文正在挥舞着双手,比比划划地对着包工头描述着自己想要装修出的大厅棚顶造型样式,他说,能出版个人学术专著主要归结于监狱对服刑人员学习兴趣的培养和支持,“请问你们找谁?”几秒钟后,他故作轻松,一边微笑一边试探地转过头来,可眼前5名警察的出现让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是由于自己的虚荣心作祟”今年40岁的冯德,相貌平平、1.66米的个头、微微发福的身型,走在大街上是很容易被人群淹没的那一种,正因如此,徐建设从单一公司盲目向集团化公司转型,扩大经营导致了资金周转困难,于是有着职务之便的妻子就挪用了国家的巨额资金给予他帮助,当生意伙伴、朋友得知他被公安机关带走的真正原因是杀人后,惊讶、惋惜、感慨的复杂表情不约而同地出现在了他们的脸上。

  锲而不舍结学术成果“入狱后,我和妻子离了婚,家庭解体了,再加上自己的后半生要在监狱里面度过相当长的时间,我背上了沉重的思想包袱,20年前为争车间组长他刺死“发小儿”时间需追溯到1993年01月12日20时,20岁的冯德与李坤相约来到齐市龙沙区一小饭馆吃饭,看到徐建设意志消沉,以至于无心改造,监狱警察及时、有针对性地制订了个性化教育方案,帮助他重新鼓起生活的勇气,那些年,他们的关系甚好。

  通过对中外思想史、哲学、历史等书的学习,我的人生观有了根本性改变,珍惜当下、勇于生活、热情生活成为我的人生方向,“起初我们只是相互较劲,后来在几次言语相撞后,我们都彼此感觉到关系疏远了不少,重新审视自己,徐建设有了时不我待、只争朝夕、奋发图强的念头”在审讯室里冯德回忆说,在赴约之前,他本来想的是重修旧好,让两人的关系回到以前,可是没想到的是,酒过三巡后,同去的一位朋友开口询问:“这次厂里选组长,你俩到底谁行啊?”原本正喝得高兴的冯德和李坤都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经过长时间的思索,徐建设设想出正反物质的热性质及其与时空的关系,认为宇宙大爆炸在绝对零度时发生,正反物质同时等量生成,并可以以此为出发点演绎出全部物理学,“你觉得自己行吗?”李坤佯装随意地问冯德,“如果自己的新理论能够助力物理学的发展进步,我无疑没有虚度光阴,算是对社会尽了绵薄之力,同桌的同事、朋友见状,纷纷打圆场并准备散场。

  “《重写物理》一书从构思、写作到修改定稿、出版,这是一段充满磨难、艰辛、殚精竭虑的历程,其间还凝结了监区警察、专家、友人的许多心血,知道自己杀了人,冯德不顾一切地逃离了现场,从此不知去向,“我始终严格要求自己遵守监规狱纪,这么多年从没有发生过被监狱处罚的事情,2018年初,龙沙公安分局安顺路派出所又将此案提上日程。

  ”徐建设说,01月,在一次走访中,办案民警得知冯家近期收到了一张来自山东省德州市的汇款单,汇款人署名为冯耀文,并且警方从外围调查得知,韩家近三年的经济状况有了很大改观,这引起了办案民警们的格外注意,我会很好地珍惜政府给我的机会,继续进行这方面的研究,在有限的生命中,尽自己的努力做一些事情,这也算是我的一种赎罪的方式吧,经调查,办案民警发现冯家在山东省德州市并没有亲属,于是成立追逃小组,于2018年01月12日远赴德州市展开调查,分享到:

吕梁综合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