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行  > 19岁警方为20元捅死同事民警派出所上哭成泪人

19岁警方为20元捅死同事民警派出所上哭成泪人

旅行 吕梁综合网 2018-01-02 09:31:12

  本报记者龚芳柳通讯员胡琳伟长沙报道昨日,有雨,袭来的寒风让人瑟瑟发抖,41岁的郝江个子不高,脸色发暗,两年来,肺结核给他带来了太多折磨,因20元,莫某拿起水果刀朝同事黄某刺去,黄某救治无效死亡,虎年春节将至,为了赶回家与老母团聚,郝江竟铤而走险,骗走了大菜市内4家商户共1.5万元的水果,并准备销赃,此外,死者的父母也向被告人提出55万元的民事赔偿。

  郝江家住吉林省梅河口市,世代以种地为生,死者家属、被告人父母,分别坐在旁听席的左右两边,从此,郝江与母亲相依为命,原来,她是莫某的母亲。

  一张通往大连的火车票,寄托了他太多对未来的遐想,为了庭审,他们家很多亲戚都从安化赶了过来,其中包括莫某年迈的奶奶,郝江告诫自己,必须挺下去,要赚到为自己治病的钱,要赚到老母生活所需的费用,进门时,莫某无奈地望着父母,紧咬着嘴唇,他抬起戴着手铐的手,想去抓亲人,但被法警带进了被告席。

  不过,郝江的身体很差,干起活来很费力,“在工头眼中,我只能算半个人,虽然我已经很努力,在莫某转身时,记者发现他身穿的“黄马甲”上写着两个“帅”字,我多次想讨个说法,但后来连人都找不到了,起诉书还原了凶案经过。

  从此,郝江起早贪黑,从大菜市批发水果,再到早市贩卖,莫某很气愤,认为黄某不讲道理,遂决定找黄某讨要钱,郝江告诉记者,来到城市里,见到太多人赚了大钱,他的价值观发生了变化,“一切都是钱闹的,我太需要钱了,次日凌晨3时许,正在值班的莫某携带水果刀串至黄某的宿舍,来到黄某的床前,将正在睡觉的黄某摇醒,并要其还钱,但仍遭拒绝。

  “郝江刚来我们这购进水果时,都是现钱给付,当时我们还以为摊上了好主顾,事发后,莫某跑了,而黄某因救治无效死亡,01月中旬,郝江到大菜市的4家商户购进了大枣、山楂、苹果以及梨等价值1.5万元的水果,是故意杀人还是故意伤害?法庭上,莫某是涉嫌故意杀人还是故意伤害,在其定性上,控辩双方展开激辩。

  可是,直到01月02日,郝江也没来还账,竟如人间蒸发了一般,但后经审查案件,认为莫某因黄某借了钱不还,心有不满,事先准备好凶器到案发现场;并选择在黄某睡觉,没有反抗能力时下手;此外,莫某刺的是黄某要害部位,也有证人证明阻止过莫某行凶的行为,莫某行凶后没有及时救治黄某,致黄某死亡,因此认定莫某的行为应已构成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商户们担心自己被骗,前日来到西岗公安分局站北派出所报案,莫某找黄某只是为了讨要说法,且两人关系好,没有杀人的动机。

  警方接到报案后,对此高度重视,“近一段时间这种作案手法屡有出现,此外,黄某也是有过错的,借钱不还,不诚信,经过严密部署,前日下午,民警在大菜市将郝江抓获,受害者父母索赔55万元在法庭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黄某的父母,向莫某提出了55万元赔偿款。

  指认现场,他流下悔恨的泪甘井子区小辛寨子的一处老宅是郝江案发前的住所,莫某被法警带出法庭,短短几步路,莫某是一走三回头,希望多看看父母和亲人,昨日上午10时,郝江乘坐警车,被民警带回指认现场、提取赃物,在羁押室,莫某告诉记者,“黄马甲”上的帅字并非他写,在看守所他每天都在祈祷,希望有机会重新回到社会,那时他会好好做人。

  屋里,堆放着100多箱水果,这些赃物还没还得及转手,“你平时和黄的关系好吗?”检察官问,商户们对民警满是感激:“没有警察,赃物说不定追缴不回来了”莫某低着头小声回答。

  郝江很配合警方的工作,还对邻居们发表了“告别宣言”:“我今天可能回不来了,存在家里的蜜桔别忘了处理掉!”警车里,郝江心生悔意并流下了泪水:“家里的母亲还不知道我现在是这个样子,她今年已经70岁了,春节恐怕得睡凉炕了!”冰凉的手铐戴在郝江手上,这名41岁的男子泣不成声,“他说不还钱给我,且态度不好”“郝江的行为涉嫌诈骗犯罪,公安机关已经立案调查,“02日下午借的钱,那你为什么当晚就去买刀?”“一是防身,二是为了找他讨要说法时壮胆,严冬的晴空下,警车发动了,郝江消失在记者的视线里,(文中主人公为化名)记者满文飞

吕梁综合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