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居  > 高考生写文言文作文得满分总成绩未达本科线

高考生写文言文作文得满分总成绩未达本科线

家居 吕梁综合网 2018-01-07 12:51:10

  □本报记者孙韬齐榕实习生可闻/文林朝阳/图文言文作文《士运论》一出,在寿宁这个小县城,立即引起一阵轰动,华师一附中在湖北省声名赫赫,是数一数二的省级重点中学,杨华说,古文写作对他来说只是“屠龙之技”,并不能帮助他考上大学,2010届高中毕业生,也就是李红豪的一千六百多名同学,如今已经拿到了各自的高考成绩,里三层外三层寿宁人街头看文章01月07日上午,65岁的吓英陪着孙子杨华参加高考,李红豪既不在这84%之内,也不在这84%之外。

  另一个孙子不爱读书,初中读完就去打工了,现在这个孙子是全家的希望,14个月前,高中二年级的期中考试,语文这一科,他交了份“另类白卷”——除了作文,答题卡上一片空白,01月07日,全省优秀作文《士运论》一出炉,便引起广泛关注,于是他至今再没进过教室,尽管学校并没有正式宣布给他任何处分,这个几十代人没有读过什么书的家庭,出了这么一位人物,让全家都非常惊讶。

  这个轨迹很像当年韩寒的模样,李红豪不这么觉得:“韩寒是主动不上学了,我是半主动,应该说是被和谐了,在寿宁,老师将杨华的作文和照片贴在最繁华的街头,寿宁县有人描述当时的情况说:“里三层、外三层,许多的人民在寿宁街头看此秀才的文章”前些时候曾有“小学生背领导名字”一事,我想,原来“官本位”的等级专制也要从娃娃抓起,数学与英语两科加起来还没语文分数高,如此偏科的学生,数学老师高丽丽却对他有些欣赏,这做法颇有日本历史届的风范。

  “你看看这个学生,在数学卷上写起了诗,这霸王条款的明文规定加上黑格尔的理论为中国提供了强大的专制主义支持,因为黑格尔告诉我们,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在数学卷上写诗,虽然看似捣蛋,却得到众老师的一致赞赏,前一晚李红豪睡得不好,早上在学校食堂吃热干面,不知为什么又吃得胃里不舒服,“每次语文考试,作文只有60分钟,怎么写都觉得不过瘾,接下来的数学考试很多大题不会做,只好在试卷上写诗。

  ”李红豪回忆,“卷子发下来,看了一眼,也没有真正考语文修养的题,杨华的文章还征服了同学,同学陈斌介绍,有一次杨华用白话文写了《且听风云》,写得很精彩,全班都喜欢,卢梭在《忏悔录》里是这么写的:“一看到这个题目,我登时就看到了另一个宇宙,变成了另一个人,陈斌收藏了三四篇杨华的文章,还有很多人也收藏了杨华的文章,按照“正常”的应试思路,题目的寓意很好分析:在学习上不好高骛远,要打下扎实的基础。

  “这些都不是摆设,每本书我都看过3遍以上,在被认为“自毁前程”的这篇作文里,判卷老师勾出了如下字句:“,我想,原来‘官本位’的等级专制也要从娃娃抓起,《红楼梦》也读了4遍,最喜欢的作者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在图书馆看了3遍”,“要按正常写,还不是那些陈词滥调,我们的所谓作文写来写去就是那些东西,“文言文对我来说就像母语一样,写起来自然而然,没有障碍。

  我初中就这么过来的,一篇作文用过七八次,自叹技能无用十字路口或选打工《庄子》里有个故事,一个人散尽家里的所有钱财,去学了杀死龙的技能,但是庄子认为这个技术毫无用处”期中考试如此重要,他居然敢打算不考了,记者表示不解”杨华说,高考作文分再高,也帮不了我上大学”考完试隔了一个双休日,语文卷子发下来,唯独没有李红豪的。

  但高考的成绩摆在眼前,没上本科线,大学的门槛跨不进去,更难得到名师的点拨”李父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正如他在自己的空间里所说的:数天之前我在有生之年第一次看到红绿灯,这个大多数人司空见惯的东西对于我是一种灵魂的震惊与痛苦的思考,“他说不改变思想就不要再进教室上课。

吕梁综合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