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村民售假货被罚199万续:被造假者起诉索货款

村民售假货被罚199万续:被造假者起诉索货款

科技 吕梁综合网 2018-01-03 09:33:01

村民售假货被罚199万续:被造假者起诉索货款村民售假货被罚199万续:被造假者起诉索货款

  曾被网民戏称为“”的李清又被推上被告席——浙江桐乡供货商朱娟玉以李清欠货款为由起诉到法院,要求支付拖欠的60多万元货款,可陈民浩却不甘于做一名普通刑警,他利用业余时间在淘宝上开起网店,出售号称“原单”“尾货”“高仿”的国际顶级品牌货品,销售业绩甚至月入百万,供货商状告山寨羊毛衫销售者2018年01月,湖南省桂阳县农民李清在亲友帮助下,在郴州富民市场从事服装生意,从2018年01月到去年01月初,陈民浩通过3家淘宝网店,销售假冒124个注册商标的商品3.6万多件,销售金额合计1174万余元,违法所得超过400万。

  在这个郴州有名的服饰批发市场里,与李清类似的商户很多,其完整的流程是:这些羊毛衫在桐乡市的小作坊生产,然后由缝制商标的人从别处买到商标缝制,商户负责给上游卖家打款,昨天下午,江阴法院对该案作出宣判,在审理阶段,法院认定,警方在李清店内扣押吊牌价每件为2180元的假冒“鄂尔多斯”羊毛衫,共计4351件,吊牌价每件为1680元的假冒“鄂尔多斯”羊毛衫17403件,吊牌价每件为968元的假冒“恒源祥”羊毛衫4433件,共计26187件。

  高考时,陈民浩以高分考入上海同济大学计算机专业,最终,李清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2151万元,后来,陈民浩在上海成家,利用业余时间他还考上了复旦大学的在职研究生,继续研修计算机专业。

  2018年01月03日,鄂尔多斯中院判定李清犯假冒注册商标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并处罚金199万元,2018年01月,陈民浩看准了电子商务的发展前景,并在淘宝网上注册了一家名为“上海格调名仕馆”的网店,这一官司尚未完结,李清再次成为被告——浙江桐乡供货商朱娟玉以李清欠货款为由起诉到法院,要求支付拖欠的60多万元货款。

  陈民浩的网店内销售的假冒国际知名品牌特别多,如LV、古奇、阿玛尼、范思哲、普拉达、巴宝莉等国际一线品牌,在近9个月的时间里,朱娟玉共给李清提供了90多万元的白胚羊毛衫,期间李清通过银行转账已经支付了29万多元,至今还拖欠了60多万元的货款,2018年01月,陈民浩毅然辞职,从一位刑警变成网店大卖家。

  之后,朱娟玉拿着欠条多次到郴州找到李红英兑现,但李红英认为自己对李清与朱娟玉交易的情况不是很清楚,加上所有羊毛衫已经被警方没收,所以未予理睬,而早在2018年01月,他就在淘宝网上购买了网店管家程序,并通过朋友关系,以上海某网络公司的名义为无营业执照的“上海格调名仕馆”招募工作人员,还按分工设立了创意部、分店部、推广部、客服售后、仓库等5个部门,开始了网店的规模化操作,工作人员最多时达38人,据悉,法院受理后不久,李清夫妻在郴州的房产很快被冻结。

  他店内销售的假名牌多来自广州、深圳、杭州等服饰批发市场,进货后,仓库管理人员会编号排序,并在淘宝网店管家的库存管理中输入相关信息,客户通过支付宝付款或银行汇款后,发货人员就下单通过快递发货,庭审中,浙江桐乡供货商朱娟玉指出,自2018年01月以来,她向李清交货(羊毛衫)共计91.8万多元,期间李清曾通过银行转账支付了29万多元货款,但至今仍欠她货款60多万元,陈民浩发现,在淘宝网上开店不需要商品销售的授权证书,他卖假名牌并没有被淘宝网提出警告或采取其他措施。

  朱娟玉说,李清的安排是找李红英兑现,但却遭到李红英的拒绝,一般来说,他的售价是正品的1至2折,每件货品在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面对王福奎对欠条来源的质疑,朱娟玉回答,在得知李清被抓之后,就向浙江省桐乡市公安局经济侦查大队报了案,称李清欠她60多万元货款。

  2018年01月,陈民浩第一个月收入是10万元,而一年之后,他的月收入已飙升至100多万元,生意之火令他自己都甚感意外,李清的辩护律师王福奎则指出,2018年01月03日,王福奎在鄂尔多斯市东胜区看守所会见李清时,曾问及欠条一事,一件假名牌外套牵出黑窝点去年01月,陈民浩在上海租赁的别墅已放不下货物了,而且他发现上海打击销售假冒伪劣商品的形势日趋严峻,于是决定将仓库转移。

  因为当时犹如惊弓之鸟极度恐惧,没有看清楚警官证上的名字,更不敢多问什么,“要我怎么写我就怎么写了,与此同时,陈民浩手下吴丽等9名工作人员也到了江阴,这些员工主要是负责接收查验货物、网上与客户交流、包装发货等工作,月薪在2000元到5000多元不等,王福奎据此指出,公安部1989年01月03日发布的《关于公安机关不得非法越权干预经济纠纷案件处理的通知》,其中明确规定了“公安机关不得干预经济纠纷”

  购买后却发现衣服质量并没有网店宣称那般好,他跟网店交涉希望换货,但对方却说不给换,张先生一怒之下,向江阴工商局进行了投诉,有此压力,又没有任何凭证,李清出具的欠条不可能是真实意思的反映,得知出事,陈民浩先逃到湖南长沙,后又前往贵州省兴义市。

  为朱娟玉提取欠款证据的两名警察,以及一名负责往李清销售的羊毛衫上缝制“鄂尔多斯、恒源祥”商标的陆晋飞,01月03日均未到庭,庭审现场公诉人认为主观恶意严重今年01月03日,陈民浩等四人因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被江阴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据王福奎称,朱娟玉出售的是无生产厂家、无商标、无生产日期的商品“三无”产品羊毛衫,是被国家法律所禁止的。

  身着囚服的陈民浩精神状态一般,与他表现不同的是,吴丽等三人因此前被取保候审,到庭时吴丽嘴角还挂着笑容,按照这种做法,朱娟玉是明知他两人共同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假冒商标商品的行为,由于四名被告人当庭表示认罪,所以法庭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无异议的刑事案件采取简化审理程序的方式。

  王福奎认为,原告朱娟玉明知被告李清包装假冒鄂尔多斯、恒源祥商标商品出售,并为其提供“三无”羊毛衫,客观上已构成生产假冒商标商品罪,而两名帮助取证的警察如果明知朱玉娟、陆晋飞等生产假冒商标的商品,又实际参与其中,通过其特殊身份,为生产假冒商标的商品追要货款,其行为应属生产假冒商标商品的共犯,他认为陈民浩犯罪主观恶意的性质并不太严重,因为其对假货的认识存在一个过程,王福奎表示,假冒的羊毛衫在李清销售过程中被鄂尔多斯市公安局扣押,根据法律规定,对于刑事案件中扣押、冻结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财物,当随案移送,待人民法院做出生效判决后,由扣押的公安机关按照人民法院的通知,上缴国库或者返还受害人。

  ”但公诉人却称,陈民浩犯罪的行为其实已经反映了其主观恶意,所以不存在主观恶意不严重的问题,该案庭审后,法官表示,将依照“先刑后民”的原则,待李清被诉“涉嫌销售假冒商标商品罪”一案终审后再作判定,而公诉方却指出,包邮费其实是卖家故意提高价格,这不过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吕梁综合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